您的位置  首页 >> 社区文化 >> 校外教育 >> 正文
新店镇近代军事卷
[来源:本站 | 作者:司曙光 | 日期:2012年11月22日 | 浏览3713 次] 字体:[ ]

 抗日武装组织

194011月,新四军东进,接管了国民党如皋县政府及如皋县民众自卫总队,主要任务是负责抗日自卫队的训练工作。在民运队的发动下,区级军事组织发展起来。区队由各乡青年骨干组成,相当一个连的建制,通常称“游击连”。乡设民兵大队,相当一个排的建制,设民兵大队长、指导员,大队长是专职武装干部,指导员为乡支部书记兼任。乡有一个不脱产的民兵基干队,主要任务是:夜间巡逻放哨,传递情报,维持地方治安。

1941年春,岔河区队成立,区队长首任沈振之,继任朱伯年;政委相继是陈惠文(又名陈浩,下同)和梁敏。19452月,日伪进驻岔河,岔河区队南北一分为二,分别设立岔北、岔南两个区队,岔南区队区队长魏仲阳,政委陈惠文,继任刘健。1943年,根据斗争的需要,岔河、双甸和白蒲3个区队合并组建“西南—汤园区队”,首任区队长蔡迪,继任倪有石;政委先后由陈惠文、钱静人、陈惠文、赖木隆、汤以根、仲小宋担任;区队副先后是韩家新、陈皋。

抗日战争胜利后,县警卫团上升为主力部队。194510月,建立如东县人民自卫总队,11月在此基础上成立如东县警卫团。汤园区队建制不变,区队长先后是赵静峰、郭海波、李峰青、魏志辉、杨庆友;政委先后是仲小宋、张德义、刘启祥、李峰青、陈文斌、季德新;区队副先后由郭海波、孙庭贵、徐金泉担任。

19473月,汤园区和南通县的四安、刘桥、城闸3个区合并成立“通如行署”的同时组建“通如支队”,直属华中九分区。通如支队支队长江庆曾,不久孙卜菁继任(兼);副支队长先后由时捷、李海山担任;副政委是程俊贤、林克(兼);参谋长李海珊;副参谋长郭海波;政治处主任相继是程俊贤和林克。

19415月,成立如皋县交通局,下设干线交通站。主要任务是为党、政、军通讯联络、护送革命干部。19417月建西线组,(19421月设南线组,)直属苏中区党委领导,后并入县交通局。19433月,改设交通站,称四分站第二支站。全县形成网络交通,有的地方叫武装交通队。支站站长汪洋。

1941年设汤园站,设站长1人,交通员1人,直属苏中交通局第一交通分局。1941年冬改设第一交通支站,19433月并入如皋县交通支站。是时成立汤园交通中心站,北与丁东中心站,东与岔南交通站直接联系,祝家套设交通工作组。管辖范围,串场河以南,东至岔南,西至白蒲。交通站配备站长、收发各1人,交通员4人。汤园中心站负责人先后是周超英、王建中、钱绍兰(1943923被捕牺牲)、李玉恒。

19433月同时建立“乙种交通”,实行单线联系,见物不见人。“乙交”人员化装生意人,流动在外,作“乙交”线的检查和对“乙交”人员进行教育。

194610月,交通体制进行调整,在汤园增设个人交通站,所属的岔南、汤园、蒲东三个站划归通如交通局。19473月,区设交通科。为了使交通保持隐蔽 应付各种复杂形势,交通人员都化名或一人多名,各个交通站按照一定的顺序排列进行编号,汤园交通站编号是:9d4。为了对付敌人的封锁汤园与景安、桐本、丰利等区一样建立武装交通队伍,配备枪支弹药,主要活动在封锁线附近,监视敌人的活动,对敌展开宣传攻势,扫清交通线上封锁障碍。19483月,交通科改设交通局,解放区乡村普遍建立邮政组织。根据形势的的发展,对区武装交通队进行整顿,武交队一部分人员划为县警卫团,一部分划归新建的乡村邮交站。194812月,全县解放,原来主要为军事服务的秘密交通站(组)全部划转到正常的邮政部门。

 

 驻军

抗日战争时期

我军:

如中支队:1941年秋建立,支队长王治平,政委姚家礽、薛驹,参谋长朱国成、赵锦,政治部主任朱国成,驻地祝家套。1943年春,随着如中工委、行署建制的撤销,新组成通如支队。

通如支队:建立于19433月,一直活动在汤园及岔南、蒲东和南通县通西一带,运用游击战术打击敌人。19492月,组建成第九军分区第三个第七团。

 

国民党军队

保安一旅:国民党军队中地方部队。民国27年(1938年)5月,江苏省代主席韩德勤将苏第四常备第二团改编而成,旅长薛承宗。旅部驻地马塘,防守驻掘港、岔河至石甸一线,下辖汤园。1940年秋,保安一旅二团被我军击溃。19414月,该部企图投敌,其主力又被我新四军第一师三旅缴械,收编后薛承宗任江苏省第四行政区抗日游击指挥部副指挥,余者逃窜,充当伪军。

伪军

如皋特别区保安大队:19434月由如皋县警卫总队改编。大队长原为万宝善,后为朱开治。该部11团驻汤园,团长朱开聪,其部三个营1000余人,分驻在三角渡、季家园、杨高码头、靴筒池、杨家楼、周家湾楼、林梓和栾家甸等据点。1945年下半年撤退。

日军

19434月“清乡” 时,日军山本大队驻丁埝中队派小太君率一个小队28人,随朱开聪伪军驻扎在汤园城内,与伪军一道下乡大肆“清剿”。1945年下半年与伪军同时离开。

 

解放战争时期

我军

九分区第七团:通如支队,从组建时起一直活动在汤园地区,驻地祝家套于吉甫宅。19492月,第九分区以该支队为主,组建第三个第七团,团长钟志阶、副团长李海珊,副政委程鹏生,参谋长陆启明。后编入华东军区警备第八旅。

 

国民党军队

自卫队:反动地主武装,又称“还乡团”,其中骨干分子大都是坚持反动立场的地主富农分子、汉奸、地痞流氓等。在惩奸、土改运动中,他们逃亡在外。当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解放区的时候,他们即组织反动武装,回到当地,向我翻身农民反攻倒算,扒田倒租,杀害我干部和民兵。1946年底基本组成,主要驻扎在串场河一线及以北一些据点里,岔河56人,枪6支;1947年发展到89人,枪72支。19482月,还乡团全部被我军消灭。

 

附:国民党军队及“还乡团”设立据点概况

1947年初,国民党军队及还乡团为了进行“扫荡”和“清剿”,先后在串场河沿线的大小集镇及串场河以北一些集散要地设立据点57处之多。

19458月日伪军撤退后,为了防止敌人再次来犯,我汤园区抗日民主政府及时组织民兵和人民将日伪原驻地,如汤家园、季家园等地的房屋以及规模较大的学校,如顾高桥小学的校舍全部拆除,不给敌人有立足之地。故而,国民党军队及“还乡团”在本地无有据点。

附:国民党军队及“还乡团”设立据点分布示意图

 

军事设施

 

新店地区,位置偏僻,南与刘桥、石港;北与岔河、双甸;西与白蒲、林梓;东与孙窑、马塘等地相距里程平均在25华里以上。先民们以农耕为生,政治、经济、文化、交通相对滞后,历史上不为官方重视,不为军方要地。抗日战争爆发后,此地才成为两军争夺的大后方。1941年,新四军东进后,在此地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19434月,日伪“清乡”时,把汤园地区作为“模范清乡区”,如皋特别保安大队11团团长朱开聪带领日伪军进驻后,在驻地及周围交通要口方有了军事设施。

 

 

    19434月始,伪自卫团在汤家园,强拉民夫,修筑土城一座,周长约2000左右。东、西、南三面各设城门一面,北城无门,外挖深河环绕,城内构建各种军事设施,并将 “汤家园”改名为“金汤城”。1945年日军投降后,城墙及其军事设施全部摧毁,“汤家园”恢复原名。

    附:汤园城防示意图

 

 

19434月,日伪军进驻汤园地区后,分别在周家湾楼、林梓、东岳庙、靴筒池、汤家园、三角渡、栾家甸、杨家高码头等地构筑炮楼,少则1座,多至6座。1945年日伪军退走后,全部摧毁。

 

地鳖子

形似碉堡,地下有室,地面以上高度二尺左右,形状像鳖,故称“地鳖子”。因为矮小,目标不易暴露,便于防守反击。一般修筑在城防驻地入口处外侧,主要用于站岗、放哨,打击入境对象。日伪时期,周家湾楼、杨家园、靴筒池、汤家园、三角渡、栾家甸、杨家高码和季家园等地,凡日伪据点都有1个或几个此类工事。

 

军训操场

    19454月,伪自卫团在汤园城内南部开辟场地一块,约有三四亩,专供军队和壮丁操练。

 

伪造枪所、弹药库

    19434月,伪自卫团驻扎在汤家园期间,曾办起造枪所,制造枪支、弹药。同时,设弹药库一座,位于北城碉堡附近。

 

如中支队兵器加工厂

抗日战争期间,如中支队曾在栾家甸郊外自办一座子弹、榴弹加工厂。其任务是制造土手榴和“翻子弹”。所谓“翻子弹”,就是将旧子弹壳的底火盖儿打开,放入引爆药后再把盖儿覆上,弹壳填满自制火药,装上锡制的弹头便成。这个过程叫 “翻子弹”,翻成的子弹叫做“翻火儿子弹”。“翻火儿子弹”,有的往往打不叫;即是打得叫,因为弹头是锡的,火药是棉花加工而成的,所以杀伤力并不太强。

 

汤园区队修枪处

    1946年到1947年其间,汤园区队曾在今汤园郭庄猫儿荡办起一所修枪处,由金万生等三人负责。其主要任务修枪,同时也翻翻子弹和自制土地雷。

 

“生死门”

1943年春至1944年秋,在反“清乡”的斗争中,我抗日游击队和地方民兵根据地形而创造发明的一种军事障碍设施。汤园地区,河网纵横,“夹车路”又多又长。一条狭窄的小路,夹在两条平行的河沟中,两旁没有空隙地带,人马通过,显然很不方便,但却是必经之道。抗日游击队和民兵们先将这些“夹车路”破坏,路中用树桩筑起“栅拦门”,或用泥土筑成“土墙门”。此门一丈多高,两旁挂满树枝、钉刺等障碍物,中间仅能容一人侧身通过。当敌人一个一个地躜过“门”以后,一旦受到袭击便不能很快后退,死多活少,故而称此“门”为“生死门”。

 

“暗坝”及其“暗桩—梅花桩”

这是在反“清乡”的斗争中,我抗日游击队和地方民兵根据地形在水路上而创造发明的一种军事障碍设施。汤园地区河沟多,有呆沟呆河和有许多四通八达活沟活河。有的河,虽不宽,但很深,河岸陡峭,难以跋涉。为了阻止敌人的水上行动,就在河中打上树桩,隐藏水下,很难被发现,这种“暗桩”又把它叫做“暗坝”。因此,敌人在“清乡”中很少用船只从水路向我进攻。

暗桩,在水中的排列和距离只有我们民兵和游击队员自己熟悉,习惯称它为“梅花桩”。 民兵和游击队员有时要到河的对岸,无需船渡,而是直接踩踏水中的暗桩而过。这种“暗桩”,既阻挡了敌人的水上行动,也方便了民兵和游击队的穿越行动,一举两得。

 

“瞭望台”

“瞭望台”,又叫“望乡台”。本是日伪驻军在据点四周视线内设立的信号旗。信号旗扯在高大的树梢上,“红旗”表示无事,“白旗”表示情况异常,指定专人负责,登树瞭望。敌人的这一着却被我方控制,一发现敌人下乡,立即放下“红旗”,扯上“白旗”。敌人以为有我军活动,又立即龟缩到据点内,惶惶不安。

 

陷阱

陷阱,是我抗日游击队和地方民兵在敌人经常来往的土公路上铺设的无形障碍物,是我杨曹乡人民反“清乡”的一大发明,一个十分有效而不用弹药的武器。19434月,日伪军在三角渡构筑了据点,修通了经季家园通往汤家园至白蒲的公路。在当时,破坏公路打击敌人的办法之一,就是把公路挖断,然后用芦柴一根根搭起来,上面再盖上一层薄薄的泥土,像好路一样。一次,朱开聪坐着一辆小汽车,从汤家园到三角渡,一进杨曹乡地界不远,车子便一头栽进了陷阱里。以后,敌人再也不敢再公路上疯狂无阻地通行,大大抑制了敌人的“清乡”活动。

 

附:日伪设立据点概况

抗日战争期间,日伪将串场河以南地区划为“清乡区”,串场河以北地区划为“扩展清乡区”,设立据点47处之多。当时属于汤园地区范围内日伪据点有林梓、周家湾楼、东岳庙、靴筒池、汤家园、杨家高码头、季家园、三角渡、栾家甸、金家庄、横港桥、栾家甸、郭家庄等。以上据点各驻伪军一个排至一个连,其中汤家园为伪“清乡办事处”驻地。伪11团团长朱开聪所部三个营,1000余人分兵把守附近各个据点。日军一个小队28人常驻汤园城内。

 

附日伪军在汤园及周边地区设立的据点分布示意图

 

战事活动

 

抗日战争时期

新四军东进前,汤园地区为国民党杂牌军和土匪轮番控制,如石港的张华炳、岔南的赵平(因个儿矮小,群众称“赵矮子”)、双甸的吴坤和刘桥的匡九等匪军不时来犯,民无宁日。

新四军东进后,建立抗日民主政权,成立区队—抗日游击队(连)带领广大民兵,在反“清乡”斗争中英勇奋斗,写下光辉的一页。

  保安一旅被缴械

1941年,国民党江苏省保安一旅企图投降日寇。新四军一师三旅集中旅教导队和八团主力,在如皋县警卫团的配合下,于41夜进击马塘及潮桥、岔河、双甸、汤家园等地。保安一旅部分被我缴械,另一部分投降日寇,充当伪军。

  收编土匪赵平部

1942年如中支队河南游击大队在汤园地区收编赵平部为特务大队,但未能成功。

  白蒲阻击战

1942214,驻白蒲伪七师的几百个伪军东出扫荡,梦想围歼我白蒲区区长兼区队长花介眉所率的区队。然而遭到我3旅主力一部秘密埋伏的袭击圈内拦腰截断,走在前面的一百多个敌人被团团围住,伪军全部缴械投降,其余伪军拔腿逃走。此战,我军无一伤亡。

 夜袭横港桥伪乡公所

19434月的一个黑夜,吴松涛带领着联防队20余名成员,由水路潜行到横港桥伪乡公所(地点文疏庵)大门左右两侧,一举摸掉哨兵,闯入庵内,用大刀、小插子结束了30多个伪军性命,缴获步枪30支,随后用地雷炸断桥梁的轰鸣声报捷。三天后,驻在横港桥河西的日军逃回到刘桥碉堡内。

 活抓伪排长顾达军

1943713,吴松涛得知驻在金家庄的伪排长顾达军正在炮楼前面孙长理发店里理发,便组织几个队员,穿上伪军制服,大摇大摆走进理发店,不等顾达军反应过来,一把夺回挂在衣镜旁边的手枪对准顾达军:“不许动!乖乖地给老子带路进炮楼。”吴松涛就这样轻轻松松进了炮楼,不废一枪一弹活抓了金城乡伪保长,缴了伪军的枪械,就地解散了由当地几个平民百姓被逼所组成的伪军。

  活抓伪乡长镇桂园

1943年秋天的一夜,红星乡(今新垦大队)民兵大队长保国祥带领基干民兵在夏家渡崔家庙将伪乡长镇桂园抓获交回当地人民处置。

  设伏伪军先头部队

194397,伪军团副丛锡田带领一支人马从白蒲下乡,其先头部队遭我区游击队设伏,当场击毙4人,缴获自行车6辆、弹筒1个,三八式步枪5支,伪币1万余元。(《解放日报》1943.10.14

 

  重创周家湾楼伪军

194424,我如皋地方武装一部在我区队的配合下与周家湾楼伪军朱开治部队战斗4小时,将该部队全部歼灭,计毙伪军20余人,俘获伪军20余人,缴获步枪26支,,我伤亡各1人。(《解放日报》1944.2.25

 袭击刘家园据点

194434,我区游击队进袭汤园西刘家园为据点,战斗10分钟,消灭伪军1个排。(《解放日报》1944.3.31

  肖长池打响地雷处女战

1944429,我区队乘驻汤园伪军出扰肖长池时,埋伏地雷,伪军经过,地雷突然爆炸,炸死伪军4人。此为我反“清乡”斗争打响的地雷处女战。(《解放日报》1944.5.11

伏击收捐日伪军

1944年夏,我区队和元兴乡游击队在8保地段袭击下乡收捐敌人,毙日军两人,伪军10多人,缴获枪支若干。

十三  欲破汤园伪军城

19447月下旬的一天,我区队一连连长吴松涛组织民工200多人潜伏在汤园城南郊外玉米田内,意图从南门破城擒敌,却被守敌先前发觉,突击队员花德宝当场牺牲。此次破城,以我打死4名守门伪军告终。

十四 斜庄伏击武装运输车

1945813,县警卫团10余人,在民兵的配合下,于斜庄伏击自岔河到汤园的伪军三辆运输汽车,缴获车上全部小麦。

十五  夜袭杨家高码头

1944830临晨,我县警卫团一个排连同汤园区游击队和几个乡的民兵共300余人,将敌据点—杨家高码头团团围住,伪军几组人马正在高挂的汽灯下玩牌,兴趣甚浓,忽然“轰隆”的一声,一颗手榴弹在场中爆炸,敌人连滚带爬躲进了炮楼。通过政治喊话,一个排的伪军全部缴械,所筑的四个碉堡当夜被民兵平毁。这是我县警卫团向日伪进行反攻在汤园地区打响的第一枪。

十六  攻克靴筒池

1944830夜,县警卫团七连和特务连在民办的配合下,夜克伪汤家园据点的前哨阵地靴筒池据点。伪团长朱开聪闻讯后,率1个连伪军火急出援,在靴筒池附近遭我曹荡乡乡长朱瑶甫带领的游击队在张港桥北伏击,敌阵大乱,弃枪而逃。此击战毙伪军27名,生俘伪军及其他伪组织人员67名,缴获轻机枪3挺,长短枪98支,朱开聪被击伤,在伪军的掩护下狼狈逃回汤家园据点。

十七  夜剿东岳庙

就在连克杨家高码头、靴筒池以后的第三天——194492日夜,我又乘胜攻打东岳庙(今属双甸镇)据点。刚将据点围住,伪军无心恋战,便从碉堡里放出话来:只要你们的机枪朝天一响,我们就缴械投降。果真如此,我军只打了一夹子弹,一个排的伪军全部缴械。

十八  火逼伪军退出三角渡

194494夜,我杨曹乡组织民兵和群众300余人围困了三角渡据点,封锁了出路,破坏了水源,并在碉堡四周堆置了千担柴草,准备火攻。伪军被吓得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我不费一枪一弹收复了三角渡据点。

十九   抗日战争的最后一仗——攻克岔河

1945830,由我县警卫团、南通县警卫团和汤园区游击连联合组战,攻克岔河据点。经过四天四夜的猛烈战斗与政治喊话,伪军军心已经不稳,见我军民有欲火攻之势,保安大队长完全丧失斗志,带着亲信化装而逃。主官一跑,全军动摇,士兵们举起白旗,三个中队人马全部投降。共俘虏伪大队副吴刚、中队长仇宝书、王汉成以下300余人,击毙伪军若干,缴获汽车4辆、机枪3挺、小炮2门、长短枪260支。岔河解放后,驻扎在汤园城内的朱开聪见势不妙,不战自退,汤园境内全部解放。

抗日战争胜利后,汤园成为解放区后,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广大贫苦劳动人民翻了身,成为社会的主人。但是国民党反动派企图夺取胜利果实,发动内战,便出现了下节所记叙的战事。

 

解放战争时期

19451010,国共双方签订了“双十协定”。1946114,国民党7191师公然破坏停战令,所部271272团向我白蒲驻军苏中一分区特务三团彭桂卿部挑衅。彭部遵守《停战令》,先是进行喊话,无效后被逼还击,击退国军的进攻。15日,敌军又兵分三路攻击彭部防线,为避免战事扩大,主动退出白蒲镇。敌军得寸进尺,以飞机、大炮猛轰白蒲。彭部仍以大局为重,奉命放弃白蒲,退至林梓。至此,国军强占我军控制的白蒲镇,在如东地区打响破坏《停战协定》的第一枪。

19461月白蒲沦陷后,中共如东县委重新组建汤园区游击连(习惯称游击队),由区队副郭海波负总责,范长荣任连长,曹达富任指导员。19473月编组成“通如支队”,19492月,编入华东军区警备第八旅,上升为主力部队。这支活跃在汤园地区的游击队,不断给敌人以重创,为保卫汤园解放区胜利果实做出巨大的贡献,功赫有名,永远留在人民中间。

二十  保卫汤园解放区——郭海波游击队战纪

1945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汤园地区成为解放区,1946年顺利的进行土地改革,人民翻身,一片欢腾。但是,地主、富农等反动分子不甘心失败,组织起“还乡团”,企图复辟。郭部活跃在这片土地上,连连击退了国民党及其“还乡团”进犯与反扑,大小战斗数以百计,先后缴获蒋军火箭筒2个、轻机枪14挺、汤姆式冲锋枪15支、驳壳枪5支、手枪5支和大量弹药。

1  扼守沈家平桥

19461月至6月间,郭部一直扼守在沈家平桥(白蒲东北平桥乡),抗击白蒲出扰之敌,苦战六个月,作战百余次,保卫了当地群众的生命财产。

2  坚守张福荡

1946年六七月间,共抗击国民党军24次。郭部在张福荡一地,先后七次击退敌军的进犯,毙伤保安队指导员以下14人。郭部在当地人民群众的支持下,连战皆捷,国民党军中同样流传着“宁过九条江,不过张福荡”顺口溜。

3)通榆公路遭遇战

19468月,郭海波游击队配合我主力部队对丁埝、林梓的战斗,在通榆公路上与敌遭遇,敌众我寡,奋勇冲杀,歼灭敌交警总队一部,浮上校大队副以下60人,缴获火箭筒一具、机枪1挺、汤姆式、卡宾枪等30余支。

是年底,延安解放报、延安广播电台、新华日报华中版报道郭海波游击队战斗成长的事迹,并赞誉是“游击队的方向”。苏中九分区正式命名游击队为“郭海波游击营”。

4)汤园阻击战

19461121,我九分区72营在如东县团的配合下,在汤园顾高桥阻击白蒲向东进犯的两营国民党军队及“还乡团”,被敌分割,激战5个小时,毙伤将军160多人。因寡不敌众,72营伤亡45人,失踪116人,被逼撤出战斗,转移隐蔽。

5 “鹤子窝”伏击扫荡队

19474月的一天,石港据点国民党军及“还乡团”200余人向金家庄东一个叫“鹤子窝”庄园走来,准备四下抢粮,遭到由副连长沙启明带领的近60名游击队伏击,打死打伤敌人50多个,我游击队无一伤亡。

6 进击潮(桥)林(梓)敌据点

194712,据点袭击潮桥,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4支,俘敌3人,我无一伤亡。秋收袭击林梓,进击据点,缴获枪支弹药若干。

7 小陆庄桥遭遇战

19477月,我区队60余人,配有轻机枪3挺,汤姆机1支,其余人手步枪1支,去白蒲袭敌。途至新姚乡小陆庄桥附近,正巧遇到白蒲下乡的还乡团,接上火。在我区队战士猛烈射击下,30多敌人慌张越河逃走。此次遭遇战仅打了几分钟,俘获敌人40名,缴获轻机枪2挺,步枪20余支。

8 蔡家香店伏击战

194711月的一天,白蒲的还乡团20余人下乡抓人抢粮,走到蔡家香附近,受到我区队的伏击,击毙敌人2名,俘敌1名,缴获步枪1支。在这次战斗中,我区队副连长孙长富两腿挂花,但无有一人牺牲。

9 薛家庄截击战

1947118,通如支队在丛石乡薛家庄截击双甸出扰的“自卫队”,毙3人、伤18人、浮1人,救下壮丁50余人,截下被抢物资若干。

10 伏击警察署长韩敬宇

194710月份,白蒲警察署长韩敬宇带领200余名匪军驻剿汤家园三天三夜,大肆抓人和抢劫。我区队获悉韩回日期后,即在汤白公路杨家桥以东地段进行伏击,击毙警察署长韩敬宇以下10余人,(韩敬宇的情妇绰号叫“桃花妞儿”企图扑水逃命,被击毙河中),俘虏10余名,其余敌人弃物逃回白蒲。缴获机枪1挺、博克林1支、步枪8支;收回被抢耕牛两条、猪子4头、皮花5袋以及金银首饰等物资若干,解救百姓50多人。

11 深入敌后除奸袭敌

19477月上旬,郭率部深入通如线东侧敌占区,连续7天日查夜寻,抓捕内奸、特务30人,根据群众要求,当即镇压6人;7月下旬,郭率队西进至周家湾楼郊区,抓获奸细16人,并向周家湾楼据点发起佯攻,致使驻敌仓惶逃入白蒲窝巢。

12 围歼白蒲“还乡团”

19471020,国民党军及“还乡团”梦想袭击我区队派出一个排的兵力从白蒲出发,行至姚家园东边被我区队围击,一举歼灭。第二天,白蒲之敌出动了一个连的人马企图报复,我区队在通讯员周有德一人阻击的掩护下安全撤退,周有德光荣牺牲。

 13 北板桥伏击战

19481月,驻扎在丁埝和双甸的还乡团准备联合合击薛庄。我区队得到消息后,在郭海波指挥下,由吴松涛连长亲自带领30多个队员,配轻机枪5挺、汤姆1支、日式弹筒1门和步枪、榴弹若干,潜伏在北板桥西首伺机袭击。一天大早,敌人乘着大雾出发,先前一步到达北板桥的丁埝敌军以吹号方法与双甸敌人联系,我方听到后立即部署,将计就计,借用“回号”把丁埝敌军引诱到我伏击圈内,遭到我区队猛烈合击后仓惶而逃。在逃回途中,却又把双甸来的还乡团当成我区队,互相交火了一会儿。

这次伏击战,缴获步枪1支,军号1把,抓获还乡佬儿1个,击毙还乡佬儿2个。

14)顾高桥诈敌伏击战

19485月,驻白蒲的守敌几次派人游说我区税干归降,妄图夺走我区公粮。我区队连长吴松涛得知消息,便将计就计把敌人引诱到顾高桥河东伺机袭击,敌人闻之枪声,仓惶溃逃。此次伏击,击毙敌机枪手1名,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2支。以后,敌人不敢轻易来我区骚扰抢粮抓人。

15 合击双甸守敌

194839,县警卫团、南通县警卫团、通如支队和九分区特务营合击双甸敌据点,毙、浮、打散“自卫队”200余人,缴获轻机枪2挺、长短枪60余支。敌工事全部平毁。

16 唐闸近郊毙浮南通实业保安

1948年端午节,在唐闸近郊袭伏,毙浮南通实业保安大队60余人,缴获轻机枪6支,步枪若干支。

17 全歼蒲东孙维德部

1948年夏,奔袭白蒲东郊土顽联防队,全歼孙维德部30余人。

 

附:郭海波武装影照

 

历朝历代民兵

据史料记载,明清时期地方政府就设有“民兵”,不过叫法不同,一般叫“乡兵”。明洪武时叫“弓兵”;弘治时叫“民壮”或“快手”(会手);嘉靖、万历时期才叫“民兵”;清光绪时期叫“保甲兵勇”,“志书”上统称为“乡兵”。这些来自民众的“兵”都是由县以下的官府招募,负责操练及执行任务。

 

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民兵

新店地区的民兵可追溯到上世纪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1938年在民运队的宣传发动下,范家窑首先建立了窑抗会,窑抗会的成员实际上就是“民兵”的雏形,后来在反“清乡”的斗争中多数成为民兵骨干。杨曹乡的民兵大队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从而使杨曹乡成为抗日民主根据地之一。

随着武装斗争形势的发展,在广泛建立民兵的基础上,从民兵积极分子中挑选精干以乡组成民兵大队,设大队长、指导员(乡支部书记兼);村组建民兵分队,设分队长、分队副。

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不仅为主力部队运送弹药粮草、组织担架队开赴前方救护伤员、侦察敌情、维护后方治安、巡逻放哨、监视敌人,而且还拿起武器,配合部队,主动出击敌人,拔除据点,大搞破击战,利用有利地形与敌周旋,坚持敌后武装斗争。为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巨大的贡献与牺牲。

曹荡乡的朱少卿、陈二群、张伯生、陈桂芳、丁良学、周启如、张玉时;季祝乡的吉仲甫、丁德富、朱德均;郑高乡的邵瑞龙;杨曹乡的顾美香、蒋甫成等人。当时,他们有的是民兵大队长或是民兵中队长或是分队长;有的是指导员或是武工队长或是情报站长或是除奸组长;大多数是普通一员。就是他们,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坚持在敌人大后方的斗争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当年,我杨曹乡三百民兵带着柴草围困三角渡,欲火烧据点,吓得敌人连夜逃窜,日伪的叹息声“宁过九条江,不过杨曹乡”,至今仍然在人们群众中广泛流传着。


责任编辑:xdyjm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